Noah和他的两百件球衣:幸运的随队球迷背后

7月15日至7月20日,多特蒙德即将开启美国行。英雄圈(多特蒙德小程序)内部经过所有球迷的投票,最终选出一名幸运球迷随队前往西雅图:他就是Noah。

我第一次和足球结缘和很多90后一样——2002韩日世界杯。在世界杯之后我和很多新球迷一样开始恶补足球知识,那时自然而然会去关注五大联赛,而那年德甲联赛的冠军正是多特蒙德。那时候还年幼的我拿着杂志里面送的多特蒙德的夺冠海报贴在了家里的墙上,我记得那是一个午后,而此后的一切就像是午后小憩的梦,这“黄粱一梦”便是十五年。而作为一个球迷,最好的纪念就是自己主队的球衣,我的梦便是由无数件黄色或黑色的球衣编织而成,虽然在多特蒙德球迷之中我的这些并不足挂齿,但是对于每一个热爱球队的球迷来说,热爱并不分高低贵贱。与其说是我和多特蒙德故事,不如说是重新找回儿时的梦。

刚刚认识多特蒙德的时候站在场边的教练叫做萨默尔,这个让多特蒙德球迷又爱又恨的名字,在多特蒙德的历史上他不仅以球员的身份捧起过大耳朵杯和沙拉盘。2002年又是他作为教练带领多特蒙德拿下了危机之前的最后一个沙拉盘。但也是他后来出走拜仁,成为了击败多特蒙德的人。但是对于他,我始终只有尊敬,因为正是他让我喜欢上了多特蒙德,那时的我虽然并不知道战术和阵型,但是看着黄色的球衣在球场上飞奔,就十分的满足。而这件96/97赛季的萨默尔的球衣,就像是我多特蒙德的初恋。

不知道还有没有球迷记得多特蒙德在国内曾经被叫做“黄金军团”,不仅仅是因为球衣的颜色,更是因为在02年三人组流行的时候多特蒙德也曾经有过叱咤风云的三人组合——罗西基、扬科勒和阿莫鲁索。这三个人花费了多特蒙德一亿马克,那时候还不会上网的我只能一次次守在电视机前等待着回放,想要一遍遍的看清楚罗西基的过人,阿莫鲁索的过人和扬科勒的做球,然后放学后在操场上一遍遍的练习。也正是这一亿马克的三叉戟,给多特蒙德带来了辉煌,但是可惜的是辉煌犹如泡沫一般,便随着多特蒙德一起苦苦挣扎。我特意选择了01/02、02/03、03/04的三叉戟的球衣,这也是我们儿时最美好的记忆。

不过并没有过多久,多特蒙德又重新拥有了自己的三叉戟——莱万多夫斯基,格策和罗伊斯,现在仍被人津津乐道的9、10、11。也正是这三个人,让大量的中国多特蒙德球迷爱上了多特蒙德。那一年的青春风暴席卷欧洲,已经读了大学的我在电脑前看着他们度过一个又一个不眠之夜,既有令人振奋人心的怒吼,也有让人遗憾的失落。不过这就正如我们的青春一样,因为青春是不完美的,总会留下遗憾。三叉戟在这样南柯一梦的几年后也不复存在,此后各人的命运迥异。不过那年的夏天始终会留在我的记忆力,我也找出了11/12赛季的莱万多夫斯基客场、12/13赛季格策的欧冠以及13/14赛季罗伊斯的主场。我相信还是有无数球迷希望能看到这三个人继续在球场为多特蒙德攻城拔寨,一起庆祝。

在2002年短暂的辉煌之后多特蒙德便沉入了深深的低谷,战绩不佳、经济危机、万马齐喑、球员出走。在那段时间我也进入了初高中,课业的烦恼日益增多,对于多特蒙德的关注也相应的减少,那时候还没有方便的微博和手机,不能熬夜看球的我需要知道多特蒙德的成绩只有去报刊亭买一份《体坛周刊》来关注自己心爱的球队。而有些昏暗的多特蒙德却依然能在球衣上给球迷惊喜,这段时间我特别选择了几件特别版的球衣,分别是04/05赛季的“德比胜利”纪念版、06/07赛季的主题“保护儿童”的胸前广告版和08/09赛季的客场球衣。特别是2008/09赛季的客场球衣,熟悉多特蒙德的球迷都知道,多特蒙德成立之初的球衣便是胸口有一道绶带的设计,而这件球衣则是对多特蒙德的第一件球衣致敬。

长情的人总是容易被人遗忘,他们或许并不起眼,他们或许不能卖出惊世骇俗的高价,但是他们却能用自己最宝贵的年华来证明对俱乐部的爱。多特蒙德不乏有过客,但是仍然有坚守。从现在的体育总监佐尔克,他一辈子只效力过多特蒙德,为多特蒙德出战463场德甲也是前无古人,退役之后的他在体育总监的岗位上为多特蒙德继续发光发热。在多特蒙德官网推出了复古球衣以后,我选择了1985/86赛季的球衣和佐尔克的8号,在中国行的时候我也拜托佐尔克在他自己的球衣上签名。

提到佐尔克就不得不提到另一位和他一起共事的多特蒙德前球员——拉尔斯-里肯,这位现在还称自己为“小将“的土生土长多特蒙德人和佐尔克一起经历了多特蒙德最辉煌的时期,在欧冠决赛的进球绝对是多特蒙德球迷无法磨灭的记忆。所以我特别找出了里肯的三件球衣,分别是1996/97赛季的主场球衣、1997/98赛季的主场球衣和2006/07赛季的主场球衣。值得一提的是97/98赛季的球衣,这个赛季的背号在多特蒙德夺冠以后一改传统的黑色印字,变成了金色印字,体现了欧洲冠军的身份。

队长是一支球队的灵魂,佐尔克虽然是多特蒙德任职时间最长的队长,但是最让中国球迷熟悉的队长却是塞巴斯蒂安·凯尔。2001年凯尔拒绝了拜仁的邀请加盟多特蒙德便再未离开,司职后腰的他兢兢业业,不管是球队在欧冠决赛的巅峰还是降级边缘的低谷,他都未曾离开,身边的队友去去又来,多特蒙德的五号始终屹立。对于凯尔的记忆实在太多,凯尔的球衣却多少也不嫌多。除了04/05赛季的球衣,我还特意在他在多特蒙德最后一个赛季选择了在全队印签球衣上印上了他的名字,而最有意义的两件则一件是凯尔用过的训练服和他亲自签名的多特蒙德百年纪念款,这件百年纪念款上布满了多特蒙德拿过的所有荣誉,凯尔就和这些荣誉一样,永远不会被多特蒙德球迷遗忘。

告别的是痛苦也是快乐的,以后我们就无法在威斯特法伦的球门前再看到1号魏登费勒的身影了,这位37岁的门将已经为多特蒙德坚守了15年球门,哪怕最近几个赛季上场时间减少,他也从不抱怨,在球队需要他的时候完成自己的使命。可能是自己也踢门将的原因,所以我对魏登费勒的球衣特别在意,数量多到我已经不想打开了,包括他的手套,这个赛季相信我也会买一件他的球衣,作为最后的道别。可是为什么说告别是快乐的呢?因为我相信灯叔会和他的前辈沃尔夫斯刚-德-比尔一样留在球队,当然,对这个人球迷更为熟悉的名字是“泰迪”,自1986年加盟多特蒙德以后,“泰迪”从场上到场下都没有离开过多特蒙德,这两件“泰迪”的球衣甚至让他自己都吃惊,在中国行的时候我和“泰迪”说我有两件他的球衣,他是不相信的,可能他也不敢想象在遥远的中国还会有球迷有他的球衣,而如今我也拥有了他用过的门将手套,希望能在下次继续让他“大吃一惊”。

麦克阿瑟说过,老兵不死,他们只会慢慢凋零。而对于多特蒙德的老兵来说,他们并不会凋零,从佐尔克到诺比叔叔,他们会为他们深爱的俱乐部一直奋斗,继续发光发热。

在俱乐部层面的荣誉来说,欧冠冠军无疑是最让人魂牵梦绕的一项荣誉。多特蒙德无疑是幸运的,相比于很多无法触及这个荣誉的俱乐部来说,多特蒙德在1997年曾经捧起过大耳朵杯。不过那时很多和我年纪相仿的球迷并没有经历过,不过在2013年的温布利,多特蒙德又再次给予了我们这样的机会,虽然最后的结果并不尽如人意,但是我们从破产的边缘一步步的重回欧冠决赛,个中心酸,骨鲠在喉,不足为外人道。所以我特别找出了两件球衣,一件是1996/97赛季欧冠的小组赛和淘汰赛的球衣(决赛中多特蒙德更换了下赛季的球衣)和2012/13赛季的欧冠球衣,不知道是不是冥冥之中注定,两件球衣都是采用了黑色间条衫的设计,仿佛在和球迷们诉说这一段辉煌的历史。

在这里不得不提起的一个名字就是克洛普,对于很多多特蒙德的球迷来说,渣叔才是他们魂牵梦绕的主教练,他不仅仅带着球队再进欧冠决赛,还和多特蒙德重新在德甲重新撼动拜仁的霸主地位。在他在多特蒙德的七年里,我们天不怕地不怕,他庆祝进球后激情的组合拳也成为多特蒙德球迷挥之不去的记忆。对于他,我找出了这张特别的多特蒙德季卡,这张季卡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克洛普,不过渣叔每场比赛都出现在场边,应该没有使用过这张季卡。现在还有多特蒙德季卡的渣叔,不知道未来的某一天他会不会出现在这座让他成名的球场的看台上,静静的看完一场比赛。

所有的梦并不只是好梦,2016/17的欧冠对于多特蒙德来说无疑是一场噩梦,在2017年4月11日,这个噩梦突然来到了。在欧冠1/4决赛首回合多特蒙德对战摩纳哥的比赛开赛前,多特蒙德大巴遭到了炸弹的袭击。这无疑是轰动世界的事件,无论嫌疑犯是否能被正确判罚,无论人们怎么谴责这样的行为,多特蒙德球员特别是巴尔特拉的内心受到的伤害是无法弥补的,给多特蒙德球队带来的创伤也是无法抹平的。不过我们还是看到在时隔一天的比赛中多特蒙德球员在赛前的热身中穿上了巴尔特拉的特别纪念短袖,我也费尽辛苦找到了这件衣服,这件衣服不仅仅是一件普通的短袖,更是承载了多特蒙德球员对自己受伤队友的无尽关怀。这一年的欧冠虽然我们止步摩纳哥,但是无疑是值得被铭记的,虽然并不是因为美好的事情,我也希望这样关于足球的噩梦不仅仅是在多特蒙德,更是在世界所有的足球俱乐部中都不要再次上演。

足球世界无疑是残酷的,就和人生一样,不是每个人都能成功,也不是每个人都能陪你走到最后。这么多年我们见证了太多多特蒙德球员的离开和回归,在足球世界中永远都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每个离开多特蒙德的球员都有不同的原因,有的为了金钱;有的为了名誉;有的是不得不离开。球迷对于他们有的祝福,有的咒骂,但是对于我来说,我只希望每个离开多特蒙德的球员都不要忘记他们生命中曾经的穿上过这一抹黄色,不要忘记了这里有世界上最好的球迷。

说到球衣,多特蒙德的球衣无疑是辨识度最高的,说到多特蒙德球迷,不仅仅是世界上最疯狂的,更是世界上最无奈的,因为在前几年里多特蒙德不仅仅有传统的主场、客场、欧冠、第二客场球衣,还有特别的圣诞版球衣,这个传统从耐克赞助便有出现,而对于多特蒙德球迷来说既幸福又不幸,幸福的是能看到球队在圣诞节穿上特别的球衣,不幸的是又要多花一笔钱去购买球衣了。我这里找出了部分赛季的圣诞球衣,也希望以后多特蒙德能继续延续这个幸福又“痛苦”的传统。

梦中并不都是完整的时间线,还有一些短小的记忆碎片。就好比我的其他一些多特蒙德的回忆,就不得不提起罗伊斯,虽然饱受伤病困扰,但是他仍然是多特蒙德人气最高的球员。他的球衣也是所有多特蒙德最炙手可热的收藏。我这件罗伊斯使用过的羽绒服,肯定比不上那些罗伊斯的落场球衣,但是对于我来说是特别的收藏。而这张照片里面稚气未脱的罗伊斯让很多多特蒙德球迷折服,我也特别找出了这件2000/01赛季的罗伊斯“同款”球衣。能在成年后为自己儿时钟爱的球队效力,我想这是所有热爱足球人的梦想。

关于“总统”卡斯特罗的记忆来源于这双他穿过的球鞋,这双鞋卡斯特罗在2014/15赛季德国杯对阵柏林赫塔的比赛中使用,而这场比赛他不仅为多特蒙德进球,还在和对手的拼抢中眉骨受伤流血,他经过简单的治疗又回到球场,可谓是真正的“血染的风采”。

相信很多人都看过多特蒙德小球迷用乐高搭建威斯特法伦球场的视频,虽然我的南看台和小球迷比起来相形见绌,但是这也耗费了无数个日日夜夜。

说到最特别的物品就要数这块草皮,这块草皮来自所有多特蒙德球迷的圣殿——威斯特法伦球场。虽然我永远无法作为球员踏上威斯特法伦的草皮,但是这一块草皮就像是脐带把我和多特蒙德联系在一起,永远无法分割。

球衣对于球迷来说是一个值得炫耀的东西,但是你真正看过德国球迷的“老炮”后,你就明白球衣对他们来说都是初级阶段,真正的德国球迷“老炮”都是人手一件绣满自己主队LOGO的马甲,在比赛日穿上这样的马甲端着啤酒缓缓在球场周围踱步便能引来众人目光。我也希望能有一天能穿着自己这件南看台的马甲出现在南看台上,这才是真正的“老学校”。

如果说中国的多特蒙德球迷什么时候是美梦成线年的多特蒙德第一次到访中国。相比于其他俱乐部球迷的幸福,多特蒙德球迷期盼了十几年才能让这个梦成为现实。而我也非常荣幸也提供了部分球衣帮助俱乐部举办了一个球衣展,在之前和里德尔的偶遇中我知道他会作为嘉宾来到球衣展,我承诺会给他一个惊喜——一件他在多特蒙德1995/96赛季的球衣,他也非常惊讶能在中国看到自己的球衣。

在中国行的时候签名是必不可少的,我也收集了很多球员的签名在这件中国行的特别短袖上。在中国行多特蒙德球迷俱乐部的负责人问我我认为多特蒙德的财富是什么,我告诉她多特蒙德最大的财富并不仅仅是是管理层的妙手生花、教练的运筹帷幄和球员的奋力拼搏,在我心中多特蒙德最大的财富就是你我这样普通的多特蒙德球迷,正是因为有无数我们这样默默热爱和支持多特蒙德的球迷,多特蒙德才能在历经磨难之后砥砺前行。而那时我正好穿的就是这一件2007/08赛季多特蒙德特别给球迷推出的球衣,在球衣的背后没有球员的名字,取而代之的是无数多特蒙德球迷的名字,这件球衣我绝对于球迷来说是最有意义的一件,因为它代表了我们——多特蒙德永远的第12人。

我和多特蒙德的故事并不是最长和最好,我的收藏在多特蒙德球迷中也只不过是沧海一粟,但是就像多特蒙德的口号“Echte Liebe(真爱)”所传达的,只要对于多特蒙德是真爱,无条件的去爱,那我们就是一家人,无论你在南看台还是千里之外,在赛前“you will never walk alone”的歌曲唱响时;在多特蒙德进球喊出进球队员名字时;在比赛后一如既往给球迷谢场时;我们都在一起。

重新收拾完记忆以后我才发现不知不觉我的多特蒙德球衣已经放了好几个箱子,收集的球衣从80年代一直到这个赛季,有的球衣比我年纪都大,叠起来已经比我都要高。而我现在仍然能清楚的记得十五年前年幼的我踩着凳子费力的把多特蒙德的海报贴到墙上的那个午后,如果这一切都是梦,那我愿意永远酣眠在梦中,不再醒来。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